台湾学者朱云汉:面临四重矛盾的中美关系,能好吗?
发布日期 : 2019-12-02 19:30:58 点击 : 4478

当前,中美关系正面临着一些矛盾,这些矛盾不断增加,使中美关系面临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1)美国社会内部的分配两极分化;(2)中国的快速崛起;(3)美国应保持其在国际分工中的领先地位。美国过去引以为豪的制度的优越性受到了威胁。这四个矛盾加在一起。你认为中美关系会好吗?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韩云日前出席第三届泰和文明论坛时,接受香港中国新闻社采访,深入分析中美贸易战和中美关系。朱韩云指出,现在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似乎已经陷入僵局。特朗普可以说是技能枯竭,骑虎难下。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已经在美国得到充分反映。中美正在经历一个“不打不相识”的过程。客观现实仍将引导两国寻求相互适应,探索如何和平共处。

朱韩云1956年出生于台北。1977年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1979年获得台湾大学政治学硕士学位,1987年获得明尼苏达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目前是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的杰出研究员,也是台湾大学政治系的教授。2012年7月,他当选为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成为1949年以来第二位从政的院士。他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东亚政治经济学、国际政治经济学、两岸关系和社会科学方法论。他长期以来一直在台湾大学政治学院开设“国际政治经济学”和“东亚政治经济学”等课程。

中美贸易战胜过“驴技耗尽”和“骑虎难下”

中美新一轮高层经贸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紧张的贸易战显示出缓和的趋势,也提高了国际社会对中美达成协议的希望。在这次谈判中,特朗普默认了他数月来一直拒绝的分阶段方法,并达成了一项不涉及中美贸易战核心内容的小规模协议。

在朱韩云看来,这种情况可以用两个短语来描述:特朗普“用尽了他的驴技”,但他“很难骑虎难下”。因为他投入了如此多的政治资本,甚至撕破了他的脸,他现在不愿意做出大的让步,但他也不敢继续升温和涨价,因为对美国的经济损害可能超出他的承受能力。现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冲突似乎陷入了僵局。

中美将经历一个“不打不相识”的过程,即先发生冲突,甚至冲突会升级。当它达到一定程度时,双方都意识到如果它继续下去,局势将失去控制。”

朱韩云说:“现在,美国公众舆论已经开始转变。”他指出,特朗普曾认为,中国经济会在经历几次极端压力后立即崩溃或屈服。这一观点也在美国媒体和国会赢得了很多掌声,但现在看来完全不现实。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在中国整体经济构成中所占的比例正在逐渐下降,因此过去针对其他贸易伙伴的措施没有任何效果。"这是一个学习过程,美国必须支付学费."

朱韩云说,事实上,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已经充分反映在美国。例如,美国许多农业州的许多农民最初支持特朗普,但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反弹声音。大豆、玉米和猪肉堆在仓库里没有地方出售,许多农民已经开始破产。这给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的连任带来了新的挑战,因为这些都是特朗普的关键摇摆州,所以他必须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此外,特朗普总是打雷下雨。例如,为了将华为列入黑名单,他必须首先限制美国公司重要软件和部件的供应,并禁止美国电信运营商购买华为的设备。禁令一出台,人们就认为彻底封锁华为的战争已经吹响了号角,但经过更仔细的检查,具体的实施却被打折扣。许多美国企业正在寻求豁免,由于使用华为设备,许多美国中小城市需要华为为软件升级提供持续的部件更换和工程师。因此,美国商务部立即宣布,如果条件允许,禁令可以延长。另一个例子是大阪峰会后,特朗普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然后宣布推迟对部分产品征收关税。这是因为美国零售业全面反弹,很难为这些关税上调的商品找到替代供应来源,这将影响美国消费者的刚性需求,进而影响特朗普的选票。

在这方面,美国华尔街也非常敏感。他们过去低估了特朗普的贸易战,没有想到拖延的可能性甚至在今天也看不到。因此,华尔街向特朗普发布了非常强烈的反馈信息,即股价的持续调整。另一个是美国债务利率已经开始上下颠倒,这相当于告诉白宫,如果贸易战继续升温,美国经济将进入衰退。因此,当特朗普寻求连任总统时,如果美国面临经济衰退,对他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此外,如果他没有赢得选举,他将面临司法诉讼,很可能会坐牢。这些都是客观事实。

中美关系面临四大矛盾

朱(金字旁容)基认为,当前中美关系的曲折应该放在更广阔的分析框架内来理解。当前,中美关系面临一些矛盾。这些矛盾叠加在一起,使中美关系面临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

矛盾的第一层是美国社会的变化,即美国社会内部分配的两极分化。在过去的20到30年里,美国的两极分化问题已经积累到了沸点。现实情况是,一些群体的工作受到威胁,收入面临倒退,许多人面临严重失业。应该说,美国参与全球经济及其与中国的密切经贸关系给美国带来的利益远远大于风险和成本。然而,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利益和红利在美国内部分配不均,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群体享受到了大部分利益,并没有被美国社会的中产阶级或工人阶级广泛分享。因此,这种矛盾在不断积累。

由此,我们可以理解特朗普为何制定了如此激进和以美国为中心的政策方向。特朗普主要针对三个群体。一个是中国,它是最大的贸易逆差国,其次是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和穆斯林。由于民粹主义等政治煽动,特朗普在共和党内迅速崛起并当选。因此,他简化了问题,指责其他国家“窃取”美国的工作、财富和技术,调动了许多人的不满,并将矛盾引向“替罪羊”,以便让那些在美国遭受全球化的人发泄他们的不满和沮丧。处方是否有效并不重要,但作为政治家的政治表现,他需要向选民证明他真的兑现了他的选举支票。

第二个矛盾层次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事实上,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综合国力最强的国家。换句话说,在过去的70年里,美国一直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在军事、科技和金融方面的综合实力远远超过其他竞争对手。然而,我没有想到中国会从一个非常低的起点迅速崛起,并且在未来可能在许多方面超过美国,至少在与美国平等的基础上。这在心理上对美国人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以美国会有焦虑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自然,为了保持领先地位,美国希望利用一切可用的芯片和手段来扰乱中国的崛起。美国认为它为中国提供了过于宽松的环境,并给了中国迅速增强实力的机会。因此,美国现在将为中国制造各种问题,扰乱中国的进步。虽然这样做对美国来说可能不太有效,但很难避免这种冲动,这种要求很容易在美国社会中激起热情。这种政治要求一出现就会占上风,甚至会导致非常不合理的判断。

第三个矛盾是,美国应该保持其在国际分工中的领先地位。过去,在全球经济分工中,美国确实占据了核心产业金字塔的最高位置。对美国来说,中国向世贸组织和全球经济体系开放,中国应该诚实地在国际分工体系中扮演中国的角色,即低端或中端产品的制造商,这样双方才能共享繁荣。但近年来,美国已经大为震惊,因为中国科技的崛起,特别是工业科技的崛起,远远超出了美国的想象,甚至在量子通信等方面超过了美国,而中国至少在人工智能方面与美国保持同步。至于轨道交通和超级计算机,中国实际上已经在许多领域打破了新的世界纪录。因此,美国将意识到它作为全球产业分工顶端金字塔的地位可能会受到挑战。因此,美国自然会捍卫自己,并保持其作为产业分工领导者或金字塔顶端的地位。

最后一层矛盾是非常深刻和根本性的,即美国过去引以为豪的制度的优越性受到了威胁。美国包括所有西方国家。过去,美国对其政治制度和价值体系非常有信心。它认为这是一个普遍标准。他们掌握了所有所谓的国际话语权,无论是政治模式、经济发展模式还是社会治理模式。这是一个例子。只有这样,它才能定义什么是先进的,什么是落后的。然而,近年来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中国对自己的体制、文化、发展道路和自信心不断增强,许多落后和发展中国家越来越重视中国提供的发展机遇。相反,西方体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各种问题。政治制度出了问题。主流政党制度非常容易受到民粹主义政治影响,甚至一些国家的政治也处于瘫痪的边缘。因此,它突然动摇了对自己系统的信心,出现了另一种焦虑,类似亨廷顿的文明冲突。它认为中国的生活方式、制度和经济发展方式都构成了威胁,特别是过去骄傲的制度的优越性。

“这四个矛盾加起来,你认为中美关系会好吗?然而,尽管有这四个矛盾,我们必须看到一个客观事实,即中美两国已被各种交织在一起的文化、经济、金融和其他关系所束缚,甚至两国决策者的主观意识也无法逆转或改变。”

全球问题的约束力不容忽视。

朱韩云指出,中美关系背后有着更大的背景,更大背景产生的约束力不容忽视。例如,中国和美国是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如果他们不在全球变暖问题上合作,他们将对全人类构成威胁。两国都将面临海平面上升的问题。极端气候和巨大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因此,即使他们之间存在强烈的敌意、战略怀疑和摩擦,他们也会在短期内受到情绪的阻碍和民粹主义趋势的误导。然而,最终,客观现实将引导两国寻求相互适应,探索如何和平共处,然后在一些问题上进行合作。(资料来源:香港中国新闻社,记者:徐孟茜)

快乐十分钟 秒速牛牛 广西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wxwzyd.com 颐慧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