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院士,为何荣获“人民科学家”称号?
发布日期 : 2019-11-21 12:51:59 点击 : 2018

9月17日,42人被授予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其中,叶培建、吴文俊、南仁东(满族)、顾周放、程贾凯五位科学家荣获“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五名科学家中有两名不是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南任栋和古周放。“中国天眼之父”南任栋的事迹广为人知,而“中国糖丸之父”顾周放鲜为人知。

顾周放是谁?他不是院士的时候,为什么赢得这个荣誉?

昨晚,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先生采访了他的女儿顾晓曼和学术界的年轻一代李文辉,查阅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人生大事——顾周放口述历史》,并参考相关新闻报道,尽可能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顾周放。

“糖丸”的生命

说到“糖丸”,80后和90后可能没听说过。年龄比他们大的人不仅知道,而且大多都吃了涂有一层糖的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

到目前为止,在活着的老年人中,仍然有一些人因为脊髓灰质炎(以下简称“脊髓灰质炎”)和脊髓灰质炎而不能行走。

顾先生一生致力于脊髓灰质炎的研究、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开发和脊髓灰质炎的控制。他被誉为“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因为他为中国公共卫生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历史性贡献,最终实现了彻底根除脊髓灰质炎和长期保持中国无脊髓灰质炎状态,造福了数亿儿童。

顾周放1926年生于浙江宁波,1944年至1950年在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学习。在此期间,他秘密加入共产党,参加革命工作。1951年至1955年,他在苏联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学习,并获得病毒学副博士学位。自1958年11月以来,他一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工作。

顾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医学科学家和病毒学家。他曾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的院长。他于今年1月2日在北京因病去世。他92岁了。

他于1987年当选为皇家内科学院成员,1989年当选为欧洲科学、艺术和文学学院成员,1992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成员。

传记

放弃当医生,转而研究病毒。

(内容摘自范瑞婷在《人民日报》文怡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为了疾病的消失》。)

他(顾周放)早年失去了父亲。为了养活一群孩子,他的母亲去杭州学习助产术。后来,已婚并有子女的人搬到天津,通过上市成为助产士。顾老说:“我学医是我妈妈的愿望。我妈妈经常说,当医生要求你治疗疾病时,你不应该问别人。”他在战争时期长大,当时国家处于危险之中。他目睹了普通人因恶劣的工作环境和医疗条件而患病甚至死亡。作为一个热血的人,他不能独自静静地学习。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医生的工作,转而从事病毒学研究,致力于公共卫生事业。他认为,虽然医生可以拯救许多人并参与公共卫生,但他们可以造福数百万人。

人可能饿,猴子不可能饿。

(摘自《卫生时报》报道“病毒学家顾周放逝世!他曾用这种方法在中国根除脊髓灰质炎。)

为了做研究,必须有猴子做实验。所以中国医学科学院决定把实验室设在云南昆明,因为那里有一个猿类基地。

昆明当时没有一个成型的实验室。1960年,顾周放带了七个人来这里。那时,每个人都很愚蠢。这显然是座荒山。除了猿猴基地的猴舍,甚至没有人住的房子。

此外,苏联已经撤回了所有专家。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疫苗研究没有希望。有些人甚至建议停止这个项目。

这时,昆明的顾周放接到上级的电话:“你必须说实话,这能行吗?”

"有困难,但它们是可以克服的!"第二天,顾周放开始和他周围的人一起建造实验室。

顾周放清楚地记得,当时有些员工甚至没有完整的裤子穿。山洞非常潮湿,下雨时临时宿舍和室外宿舍没有什么不同。

细胞的培养需要一个恒温室,顾周放和几个电工自己建造。没有冰库。他们将疫苗运送到山下的肉类工厂冷藏。有时疫苗不得不被上下携带十几次。

这些疲劳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饥饿。顾周放回忆说,为了赶上自然灾害,一天只能吃几粒。他必须在身体上和精神上努力工作,但是他不能停止工作一天。

有一次,猴房里发生了骚乱。一名饲养员被发现偷猴子的食物。每个人都很生气,但是顾周放觉得很苦。人们太饿了,以至于偷了猴子的食物。

他对饲养员说:人可以饿,但猴子不能饿。

在你自己和你的孩子身上测试药物

(摘自文健微信公众号8: 00发布的周琼《糖丸爷爷古周放:树立“中毒”和拯救三代中国人的榜样》。)

1959年底,中国生产了第一批减毒活疫苗。动物临床试验证明它对猴子安全有效。但是它能用于人吗?人们需要做临床试验。

冒着瘫痪的危险,顾周放和他的同事喝下了第一批疫苗溶液。一周后,顾周放和他的同事有稳定的生命体征,没有任何异常。

成年人仅仅安全是不够的。脊髓灰质炎受害者主要是儿童,必须对儿童安全有效。接下来,顾周放对妻子撒谎,并给他一岁的儿子注射疫苗让他喝酒。同事们也分别给他们的孩子注射疫苗。

“事实上,没什么。”顾周放说,“我们从事这个行业,我们很清楚我不能拿自己的孩子冒险。”事实证明了顾周放的判断。

接下来的500万种疫苗将在更广的范围内分发和测试。临床对比表明,活疫苗不仅安全,而且能显著降低发病率。

为了便于储存、运输、配送和管理,顾周放和他的同事发明了“小儿麻痹症糖果丸”。1965年,“糖丸”在全国普及。全国各地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将打开的热水瓶装满冰棒和“糖丸”,并一个接一个地送给孩子们。

女儿眼中的父亲:一个真正的绅士

谷开来的妻子李关彝退休前是中国医学科学院癌症研究所的教授。他们有三个孩子,最大的,第二个是男孩,第三个是女儿顾晓曼。9月17日晚,记者采访了顾晓曼。她回忆道-

在他父亲的告别仪式上,他母亲在他父亲的挽联上写道:“我将为一件大事尽最大努力。做大事,由孩子泽”。这是他父亲生活的真实写照。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全国儿童的健康。作为父亲的小女儿,我从小就崇拜父亲。我父亲这一代的知识分子有崇高的奉献精神和奉献精神,有强烈的家庭和国家感情,值得我们年轻一代永远铭记和学习。

在女儿看来,顾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

爸爸在我心中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他的心特别纯洁,对名利漠不关心。他热爱国家和孩子。他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在生活中,他是我和我兄弟的慈爱的父亲,他也对我的母亲表现出特别的关心。我父母给我树立了最好的榜样。作为他们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幸运和幸福。

放学后眼中的“关爱老人”:老人学识渊博

"虽然我不常见到顾先生,但我非常钦佩他."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文辉早年曾在北京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学习。他的导师王叔晖是顾先生的同事。

9月17日晚,李文辉在接受经济及社会理事会采访时说:“1997年至2001年,我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当时,顾老,他周围的人都这样称呼他,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休了。我们办公室的大沙发是顾老和他的老师留下的。我从导师那里知道,顾先生一直是一位尽职尽责、受人尊敬的科学家。”

2006年顾老80岁生日那天,联合医学院基础研究所组织了一次学术研讨会来庆祝顾老80岁生日李文辉说,“我在美国做艾滋病毒和非典的研究,我被邀请回来做报告。完成报告后,顾老热情地鼓励我做好工作。我的感觉是,这位老人很有学者风度——他年轻时应该很英俊。”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的一句话:顾先生虽然既不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但他的工作和人格并不比院士差李文辉对此表示遗憾。

之后,他和他的哥哥去了顾老的家和医院。"顾老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真是令人钦佩."李文辉说,顾老晚年得到很好的照顾,被评为一流教授,这是令人欣慰的。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足球盘口 江苏11选5 五百万彩票网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wxwzyd.com 颐慧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